查看: 1460|回复: 5

[原创长篇] 【妙笔生花系列之夜店女王系列丛书一《夜店之王》】 作者:Frangro

[复制链接]

已分享文件:0个

网盘今日赚:积分

发表于 2016-6-11 20:39: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Frangro 于 2016-6-11 20:42 编辑

夜店之王

有的人,一开始就注定不能平凡
有的人,一结束就注定不能用情
有的人,一颗心就注定不能相爱
有的人,一身情就注定囚他心牢

是的,这个人就注定是他,一个传奇中的传奇
黑白两界的一代天骄,一个注定一生不会平凡的人
爱情,友谊,生活,家庭,一切都是注定不能走上一个普通的路的男子
也就是他开拓了整个中国黑道界的先河,显赫的地位,对于一个浪子,回头还不算晚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她的闯入,令他乱了阵地,一切的世界都随之变化莫测,不再爱情友谊双丰收,得到的确实一个小小女人的无敌切身攻击,咳,怎么得了啊?一个男人,如此挥霍金钱不为她人,只为红妆。爱情,是么?我可以什么都不要,只要她,可是她呢?

本文以一个男人的角度切身分析一些在这个社会罅隙里苟且残喘的男人们,他们一生唯爱使命之,之言至于爱至之神深切,之后又能如何?而又将何去何从,敬请期待  Frangro  全新力作

妙笔生花系列之夜店女王系列丛书一《夜店之王》

68f26bb1jw1dwo1ru9tsvj.jpg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可爱的分割线,告诉大家,我的文本文档虽然已成过往烟云,但是,我的心没有
我会很好的整理我的思绪,跟大家说,我小F(对了大家一直很想知道我的中文笔名吧
告诉大家吧——篠芙*(*备注:在其他的网站叫——岚潇!!谢谢过了~))Frangro又回来了~~~哦耶~~~~~~~~来自群组: 帝王家族-爱书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已分享文件:0个

网盘今日赚:积分

 楼主| 发表于 2016-6-11 22:01:0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我跟他的命伦的开始


其实,青春是碗毒药,没有人能知道里面的毒是有多深?对自己的伤害会有多大?其实,要是,重新来过,我宁愿选择在人生的开始没有青春,不要回来,不要过去,不要走过,不要玩弄,不要分开,不要离开,不要爱情!也许只有喝下了青春这碗毒药才有这样的人生,人的生命才能完整,才能没有遗憾的话,我宁愿选择,喝下青春的孟婆汤,不痛,不伤,不殇,不觞,不想,不念,只到世界的尽头。

是啊,青春是多么美好的词汇,再美丽的字眼都没有办法形容青春,可是,我的青春里,只有可怕的伤害,没有美好,太多的伤……

我叫周晓岚,在我刚要毕业要进入大学的时候,一切的一切就像是很快能够伸手得到天一样的兴奋,因为,那时的我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高考过不了,但是,我总觉得,心里有种感觉,这次高考后我能得到全世界。是的,我得到了他,以及他的全世界,可是,我却偏体凌伤。
在高中的最后一个情人节,也即高二下半期的2月14日,在我17岁那年,我上高二,这次情人节,我跟我的一个同学一块去玩,到C市的一个很大的工人体育馆去玩,就在路上,我被他看到了,之后,那时的我,还是懵懵懂懂的,不知道什么叫做情,什么叫做爱!(话外音:亲,小F,我怕你好吧,你现在也没有弄懂好吧?   小F:???)  但是,也许那个就叫做情窦初开吧。穿着溜冰鞋的我,我的动作有点笨拙。一圈又一圈之后,他开始恨主动的过来,牵我的手,该死的同伴,竟然不见了,也只有这样,他就一直拉着我,一起溜冰,不但如此,我感觉,他的手在婆娑着什么。直到我觉得好像有点不对劲的时候,我马上说,对不起,我晚上还有晚自习,我先走了~开溜~~~可是,他好像有很多话要对我说,但是,我没有给他这个机会!!!于是,我走了。脚下一溜烟,马上走人了~

回到了学校,我还是装作很淡定,可是,我怎么能淡定??微微颤抖的我,再告诉自己,我好像不记得什么了,我的头好痛,好痛,这是种什么感觉??我头痛了,生平第一次头痛,我好痛,心脏好像在叫嚣要得到跟多的氧气???我郁闷了,这一整个星期六的晚自习,我没有好好的学习,而是在画画,在跟我一个同桌(男的)说了半个小时的话,差点被教导主任抓个正着,结果,他好像不太想管那个我的同桌,郁郁而然的就走了,吓了我一跳,于是,我回到了座位,依旧没有整理好自己跌思绪,飘飘然的,不知不觉的,到了晚上,我晕死,我竟然这么大还尿床了!!!我马上在第二天,星期天趁大家不在意的时候,赶紧把床单搞干净,可是,后来的事情,我竟然现在回想了半天也没有想起是怎么一回事情?从此以后,我的身体开始不自然,也不自在了,用后来,所谓的他们的人的说法也就是——假的死!咳~~我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已分享文件:0个

网盘今日赚:积分

 楼主| 发表于 2016-6-12 19:14:5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就这样不喜欢我?

下面我做下个正儿八经的自我介绍吧,我,叫周晓岚,女,农历一九八二年十一月二十七号晚上凌晨前十五分钟出生。用大人的话来说,不吉利的象征就在这个时间里,认证了我这一辈的波折和一辈子的苦楚,我注定命达天下,注定与众不同,注定与生俱来的王者要为我而痛苦失落而悲楚不已。是的,我的命硬,要是放在古代了,这样的女子是要浸猪笼的。而且,要被作为女巫而抓起来火刑而死。真是命运多仄,再者,不是水深就是火热,没得选的我,选择了逃避。逃避命运注定给的伤害,逃避命运中众人的指责唾骂。我不要面对那么多的唾沫,我不愿成为众矢之的。我要活出我自己,我要成为自己的主人,可是注定了,这个世界的所有王者,都要为我撑伞,为我动情,为我成为一个将自己折磨的男子。

我一出生,我的小姨,就为我卜了一挂,命挂上竟然全是王者。我晕,我的手板心在形成了命伦时竟然满满写的都是王字。我呆呆的忘了一下,在第一次看到这些个王字的时候,我竟然误以为是个丑字!!呵呵呵,任我以为我这辈子一定是都跟美女的命运一样,要嫁给一个丑男。可是,到了现在了,我还在三十四的年龄,十二岁的脸蛋,十三岁的身材,十四岁的声音,十五岁的智商。没办法了,我仿佛,一直没有变过,在十二岁以后,身姿身影声音都没有变过。经过了这么多的变故,除了心理年龄已经100岁了。但是,我真的可以说,我是个白痴,生活上的,我被妈妈宠溺的歪不几几的。咳~我就是这么一个女子。令人可憎,令人可恶,令人发指吧~~咳,可是,我有什么办法呢?是啊,咋整啊?

从我懂事的时候开始,我就知道家里的人不怎么喜欢我,因为父亲是长子,按道理来说,我必须,也应该是个男子,因为长子长孙嘛,这样我们周家才有后啊!

其实,周家是有过后的,就在我出生的一年前左右,因为一次意外,妈妈的第一个孩子啊,在还没有见到这个世界之前夭折了。而我,也在一而再再而三地的确认下,是个男的。甚至就在我出生前,父亲也以为我是个男的。哪怕是主治医生也这么认为的时刻里,我出生了。

我家在我爷爷辈,都很传统,甚至可以说是很封建,不管你们怎么认为,反正也可以说是农民家庭吧。因为家长,爷爷奶奶都在,甚至是我的太奶奶在我出生还健在。奶奶和太奶奶 和爷爷都没有怎么念过书,骨子里透着传统。他们希望能继承祖祖辈辈的传统让周家生生不息的繁衍下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已分享文件:0个

网盘今日赚:积分

 楼主| 发表于 2016-6-12 21:44:2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        在我的世界开始的时候

父亲因为知道自己是长子,也知道了我是女孩子的事实之后,是受到了不小的打击,甚至于在医院的过道里,一直坐着,没有说话,很久很久,就是那么坐着。于是,没过多久,父亲大人决定去城里,C市的最高的学府读书。

其实在这之前,母亲嫁到周家是受到了奶奶的极力反对的。因为母亲虽然是跟爸爸一个地方的,但是,她毕竟是城里人,出生什么的都算可以,但就是在奶奶的意念里,周家的长媳最好能跟她的成分一样才好,是那种从小接受三从四德的教育并以相夫教子为职业的小镇女性。不知道当年的父亲使用了什么样的方式和方法才让顽固的奶奶接受了妈妈,可是在这之后的妈妈一直都难以理解奶奶,而奶奶也一直很少能跟我的妈妈有所交流,于是可能就有了些间隙。

其实,母亲在怀了我的时候,是奶奶的陪她去做的B超,男的。陪着一同去的奶奶在回家的路上买了一直老黑母鸡,亲自下厨。

而当母亲,被送入产房的那天是1982年的12月11日,天气特别的冷,是初冬,下下了第一场雪。一切是那么的肃静。

奶奶那天的精神特别的好,嘴里不停的念叨冬天啊,冬天生男孩子的好,周家有长孙了。周家有孙子了……

只可惜,她的愿望只实现了一半,我是在冬天里的第一场冬雪生的孩子,但是,还有后半段不对,我是个女孩。

而那个时候正是世界最恐怖的中国发展阶段,一切的一切都在一个人的统治之下运转着,早在那个时候的之前的一点点时间里,大中国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着计划生育的伟大政策下,而我的出生则意味着她的周家长孙梦想的破灭。

那年的年初,爸爸家的爸爸的弟弟,周家老二,我的大叔叔,在奶奶的安排下与镇上的陈家长女结婚了。没过多久,在9月份的时候就生下了年龄比我大3个月的姐姐。而堂姐的出生在加上我的出生,令奶奶没有多快乐。于是,她重新激起了希望她还是要个长孙的愿望。

于是,奶奶开始动员母亲再生一个,整天的絮絮叨叨。这一说就说了两年,念了两年。

这种喋喋不休最终导致我的父母亲决定搬离这个小镇。

四岁那年,我们搬家了,去了一个很深很深的山沟沟里,那里有我的童年,有我的童年时编织的梦。还有一个,未完成的心愿。

在初到了那里,我们住在父亲单位的宿舍楼里,父亲和母亲,那个时候初来乍到,很辛苦,整天忙碌的父亲,也没有时间来照顾我,一直是母亲在带着我,照顾我。我经常是一个人被他们反锁在家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已分享文件:0个

网盘今日赚:积分

 楼主| 发表于 2016-6-12 21:45:0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        梦与现实

起初,我是和一个小趴趴狗狗绒娃娃玩,然后是有了一个小钢琴,小不点点大的,整天在家里制造噪音,邻居们受不了了,就来敲我家的门,敲不开就去找到单位上的父亲的领导告状。几次下来,父亲的领导安排我进了我们整个山沟沟里最好的幼儿园(唯一的)

那时候,我还没有到上幼儿园的年纪,即使在最小的小班里,我也是年纪最小,但是个子最高的。第一天,我去幼儿园的时候,我爸爸开始,说带我出去玩, 我可开心了,结果,绕了个打完子,快到幼儿园门口的时候,我就放声大哭起来,结果,幼儿园里的孩子,全笑话我,说我是个爱哭包。娇气包。之后的我,笨蛋事情一串一串的,而我的笨蛋事情,我真的不想说,但是,我有了一个小小的心愿,那就是将来一定要成为一个可以拥有很多芭比娃娃的家。因为,这样我就可以,让她们拥有一切可以令她们开心的世界。

可是,没有想到的是现在陪伴我的除了破碎了的童话结局,和一个残缺不堪的身体,四周一片黑暗,突然一道光打到了中间,一个寂寞的身影把自己深深的隐藏在了那道光中,似乎所有的人都在嘲笑我,又似乎有人在撕叫着,可她却听不到,因为耳边只有自己那悦耳的声线,我不知道该怎么才好,于是堵住自己的耳朵,不想听,不想看。

突然,我从梦里警醒过来了,偌大的房间里,只剩她一个人,梦里那个声音似乎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回旋着。我呆呆的定着,光洁的有着垂帘的水晶灯的天花板,呆滞着,窗外路灯的光透过那层高档到可以买下一架钢琴的窗帘,轻轻的打在我的手上,泛起丝丝晕黄。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做这个梦了,每次一旦做了这个梦,我就会哭很久,在梦里,一直哭,一直哭。想马上醒来却又害怕这是现实的世界。

于是,我一下子没了睡意,便起身站在了窗前,还只是凌晨三点,这个城市都还在沉睡之中。她真的很久没有这样从梦中惊醒了,在他刚离开这个城市,离开了我的之后的这十四年里,我无数次在黑暗中惊醒,然后无尽的寂寞和悲伤向我涌来,从一开始的相信爱自己的他没有离去,并且还相信他还深爱着自己,到现在的,完全以为自己就是个神经病。甚至在这个时候了,我竟然会以为,甚至还无法确定王晓光是否真的来过我的生命里。

本以为年少的爱情,来的快去的也快,因为这个事情,真的很多人多数这么认为着,也在这么实施者。而我的父母亲甚至还以为我的前途将一定会是一片光明的。是啊,他们那个时候总爱笑着对我说:“晓晓,永远可爱,永远美丽,永远善良。”是啊,只要是这样,又有什么是过不去的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已分享文件:0个

网盘今日赚:积分

 楼主| 发表于 2016-6-28 16:59:0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章        夜店之王跟我咋了啦??

在这个行当里,说真的,没有什么是‘睡’不过去的,就算是个大美人,睡了也就过去了。不留痕迹,不留芳名,就是一夜情而已。在这个科技十分发达的年代里,说真的,我就是不明白了,这些个花花公子什么的,到底什么时候泡妞才会泡出个头,今天一个Linda,明天一个Candy,这要是从大年初一起,岂不是要来个New year 最后一个Happy啊??咳,真不明白,是绿茶婊还是白莲女的姿色不足,还是他们的精力旺盛啊?说不玩了,第二天,接着又抱一个,再不晚了,第二天比第一天能熬到天亮。这些个女子就这么的不足以让人流连忘返么?还是,太多了,让他们的眼花缭乱,无从选择,还不如每个都尝尝味道???

但是,说真的,这个开车的人一点也不明白,为什么这个混迹了这里这么多年的Y市的娱乐大鳄,怎么会对这么个名不见经传的女子动容?要知道,这个他的头头可不是个什么随便就上任何货色女人的男子,他可是Y市里最牛气,最玉苏凌峰,最傲骨云染的男子,难道这世道要改了?他的首长不但在娱乐界花心到出了名,而且还在从中玩弄所有H地区的名媛贵妇。可是Y市出了名的花花大少,不但如此,他还从不“怜香惜玉”的军区首要司令长官王晓光,而此时的他竟然怀里抱了这么不太好看的个普通女人,而因为这个女人, 从来不提前出台的首长竟然会中途离席,而且这个女人,竟然还是他强拉硬抱出来的。无疑,能让这么个欲望都市中间立杯淳不倒万千妙龄女子喜爱于一身的他,能让他这么坦荡荡怀中抱着的女子,无疑是风光万千,也是天底下最幸运的女子。

可是,可是中的可是,按道理来说,这个女子应该无疑也是受宠若惊的,可是,事实却是让他傻了眼,这名女子嘴中竟然还在司令长的怀里喊着另一个男人的名字。更让他目瞪口呆的是,首长的眼中不但像是芸入了温柔四溅的眼睑之光眸,看着这女人的眼神里,明显多了很多的东西……似乎,有点过了~~~~

感觉到,这位开车的气势有点不稳定,王晓光,眼眸中一拧,正对向了前方在后视镜正看着他们两的军区上尉冯祥,于是,气候冷了半个冬天,“专心开车”虽然很生气,但是,还是因为女子还在混混昏昏中,所以,不宜将声音吊高。

于是,司机噔的一时,心门直冒冷汗,端正了自己的姿势,不敢扬声的回了句:“是的,长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关闭

通知上一条 /2 下一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